月明如镜天如水

古二乐无异游戏粉,同好一起来愉快地玩耍呀^_^

《孵蛋》第十章

10.拜师风波    
静水湖畔,雅致的竹屋之外,支起一方木桌,赫然是抱着小乐团子的谢衣。只见他手上动作不停,却又极其缓慢,不像是在书写,倒更似在教习。而那教习对象,则是窝在他怀里,眨巴眨巴眼盯着谢衣笔走龙蛇的小家伙。

不一会儿,谢衣停下笔来,低头望向小家伙,示意小乐团跟着他念:“乐无异”,小乐团摇头晃脑地跟着“乐~无~异”,后又抬头“这就是无异的名字吗?”

谢衣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轻轻握住小乐团的手,一笔一划的书写。描摹了几遍之后便放开了小乐团的手,但小乐团却迟迟未动,“谢伯伯的名字呢?”

谢衣一愣,旋即在纸上写出“谢衣”二字,小乐团轻轻念着“谢衣”,仿佛要把这两个字刻入心里烙在灵魂之上。小乐团主动伸出手,握住谢衣的,谢衣无奈,又反握住小无异的手,认认真真教他写了几遍谢衣。
这回松开手,小无异便提起笔歪歪扭扭地写了起来,写下了满纸的谢衣......

自从小乐团学会写字之后,便时常写写画画,当然写的最多的还是谢衣二字,谢衣看着乐无异歪歪扭扭的习字,决定教他点别的,比如说偃术,毕竟得测试下小家伙对偃术的天赋,进而探究出他的来历。

谢衣的偃甲房物料庞杂,但是每一样东西都摆放得整整齐齐,分门别类地置于储物柜中,把小乐团放到小马扎上之后,谢衣便开始了他的“教学”。

“此为连金泥,此胶能续弓弩已断之弦,连刀剑断折之金,更以胶连续之处,使力士掣之,他处乃断,所续之际终无所损也。此为导灵栓......”小无异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只眨着大眼睛盯着谢衣,谢衣无奈,只好动手做些小玩意儿吸引小家伙的注意。

事实证明,这招效用颇大,小家伙完全被谢衣所做的偃甲小玩意儿吸引住了,拿崇拜的眼神望着谢衣。

“谢啵啵,我...我要学做小鸟,要做一个大大的,飞得高高的”

听了小乐团的童言稚语,谢衣忍俊不禁,“并无不可,但是你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嗯...什么条件?你先说了,无异才知道要不要答应。”

这小家伙人小小的,倒是挺会谈条件,谢衣微微一笑,薄唇轻启,“你要学我的偃术,须得拜我为师。”

“嗯...”小无异并未立即回答,只是低头思考着,师父是什么?可以吃吗?

谢衣却起了捉弄之心“哦?这么说,我认了你这个徒弟,却连声“师父”也听不到?”
小无异听了这话,小脸涨红,扑倒谢衣怀里,磕磕巴巴地连叫了好几声师父。谢衣被这小家伙逗笑了,心中默念“有徒如斯,吾必倾囊相授。”

真正接触偃术之后,小乐团对谢衣的崇拜之情与日俱增,师父好像什么都会,任何东西,只要经过师父的双手,都像焕发了新生命一般,即使是普通的无生命的木头,也如同活物一般,因此他学习的也就越发认真,偃甲房里经常能看见一大一小敲敲打打的身影......

--------------------------------------------------------------------

之前看了一幅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乐乐简直充话费送的徒弟一样,一别经年,自学成才,给只偃甲鸟能自己玩十年,谢衣都没亲身教过,所以这次让谢伯伯从小教他到大,而且只教他一个人嘿嘿嘿

《孵蛋》番外

情人节番外·乐无异的食物
谢衣的衣服被调皮捣蛋的无异弄湿,只好入桃源仙居温泉中清洗,因着小团子方才也没有怎么清洗,就带上他一起了。

小团子才刚刚出生,站立不稳,也不会水,谢衣只好将他抱在怀里,搂在胸前。小团子特别小,一只手刚好托住。小乐团一点也不怕生,一屁股坐在谢衣掌心,欢快地玩起水来,脑袋上还顶着小帕子,一颤一颤的。

小家伙玩腻了水,又把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一片莹白中,伸出小手摸了摸,滑滑的,很舒服的感觉,又见两枚粉色小点,在一片莹白中格外突出,小无异已经不满足于上手摸摸,直接上口就咬,咬住了便转为吮吸,吸得滋滋作响。

不过这小家伙没长牙齿,咬着倒不是很疼,反倒是持续不断的吮吸带来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惊醒了一旁专心擦洗的谢衣。

谢衣万年不变的平静脸色此时也有点崩裂,但转念一想这怕是婴孩的天性,自己这里也没有母乳,委屈了这孩子,此时也是饿极了才会如此。当下之急,是赶紧把小乐团从自己胸前哄开。

小无异显然不乐意,死死咬着小红点,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谢衣哭笑不得,只得使出杀手锏——召唤偃甲鸟,或许着小玩意儿能转移这小家伙的注意力吧。

木头做的小鸟与活物无异,在小无异眼前打转,小团子一下就被它吸引了,“哇”的一声,大张着嘴,惊叹这木头做的小鸟的神奇。另一边,谢衣终于得了自由,靠在水池边平静着心情,胸前小点已被这小家伙咬得发涨,越发红艳起来,一时脸上也染上了一层薄红。

见这调皮的小家伙在他掌心扭个不停,试图跳起来去抓住眼前这只偃甲鸟,只得换做双手稳住这小家伙,把偃甲鸟招下来,停在小家伙的手臂上。

小乐团小心翼翼地摸了下偃甲鸟的羽毛,入手的木头质感让他的手微微颤动了一下,又大着胆子一下一下的摸着,双眼越来越亮,怎么看怎么爱不释手。

谢衣见这情形,笑着问道“方才看无异喜欢这只偃甲鸟,若将它送给你,你要不要?”小家伙立即点头,小嘴咧开,笑得欢畅。

“但是,我这偃甲鸟很是贵重,不能白白给你。作为交换,你须得答应我一件事。”
小乐团略一思索,带着疑问望向他。

谢衣微微一笑,抛出条件:“往后你要听话,乖乖洗澡,不可像今日这般胡来。”乐无异望望谢衣又看看手背上的偃甲鸟,过了一会儿,才点头以示同意。

谢衣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要尽快搞定这小家伙的吃食问题了。

第二天一大早便去附近村庄询问,方知除了母乳,接近母乳的牛奶也是适合婴儿的。于是乐无异的每日食物就这么定了下来。

不厌其烦的喂了数次,到小乐无异能自己执勺的时候,谢衣便试着让他自己动手。但是一开始便失了准头,吃得满嘴都是,小乐团便自然而然地伸出舌尖来舔,可惜舌尖长度有限,牛奶还是粘在了脸上,远远看去,像长了个白白的络腮胡。

鬼使神差的,谢衣把小团子抱在手中,凑近亲掉了乐无异嘴角的牛奶。突然做出如此举动的谢衣自己也吓了一大跳,小无异却食髓知味,每次吃饭都得谢衣亲亲才肯吃,谢衣念他还小,磨着磨着也便随他了,或许长大了就好了。。。吧。
---------------------------------------------------------------------
两周岁之后的乐无异吃的就是谢衣煮的饭了,虽然味道真的。。。但是有谢伯伯的亲亲,吃什么的无所谓啦。
长大的乐无异最快学会的技能就是厨艺了,师徒俩的吃食全包~

《孵蛋》第九章

09 出行日常
孩子刚满周岁,还是个流着口水黏人非常的奶团子,平日里总是啵啵长,啵啵短地叫着,一旦谢衣离开他的视线内,小家伙就会哭闹不止,那哭声嘹亮且持久,激起了静水湖上的层层波澜。

不过说是一刻不得清净也不尽然,小家伙至少在谢衣做偃甲的时候绝对是安静地,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专注。双手捧着小脸,静静地坐在小板凳上,看着谢衣忙碌的身影,目不转睛,这专注劲比起那些当世的偃术大师也不遑多让。

从乐无异出生以来,似乎就对偃术有着出乎常人的兴趣与耐心,光看着他做偃甲也能一动不动看一整天,绝不出声打扰。谢衣把这归功于自己的“胎教”,毕竟他做偃甲的时候,乐蛋蛋可是一直待在旁边。或者也跟孵出他的偃甲蛋有关,偃术对他有着与生俱来的熟悉感和吸引力。

世事皆有天道,谢衣不是个急性子的人,相反,他比任何人还有耐心。况且这个小团子的到来给寂静多年的静水湖增加了几分“人气”,即使有些闹腾,他也是真心的喜欢着这个小生命,相信他的问题会随着小家伙的长大一一解开的。不过眼下就有一个问题甚是棘手。。。

“谢大师您儿子真可爱,这么小不哭也不闹,还在笑呢”

“谢大师,原来您上次来询问是因为您娘子要生产啊,您什么时候成亲的怎么没给大家伙发个请帖啊”

更有甚者,见这小娃娃粉雕玉砌的,还想跟谢衣给他刚出生的小女儿和小乐团定个娃娃亲。谢衣抱着小乐团,眼见村民们眼中发亮的光芒,还没回过神来被这诸多问题砸懵了。

原本他今日打算只身出门,可小团子拉住他衣角可怜巴巴的样子又让他心软,只好给他裹成小圆球一样,紧搂在怀中带了出来。

这不,从来孤影飘零来去的谢大师突然抱了个一岁大的孩子,立马引起了村民们的重重围观,人人都明晃晃的闪现着求八卦的气息。

头疼不已的谢衣只得连声道歉,并说明这孩子是亲戚出远门在他这里寄养的,而并非亲生。若是他日有了娘子,成亲之时必定宴请村民们喝喜酒。至于这娃娃亲,须得问过孩子的爹娘方可应允。

热心(满足了八卦心)的村民们这才作罢,但仍往谢衣怀里塞了一大堆吃食,称“都是给小孩子的零食,不打紧的”,见着小无异瞅着其中一串糖葫芦两眼发直,谢衣只好收下,并给了村民们一些生活所用偃甲,因为他知道若是给银两他们是决计不会收的。

回到静水湖,小乐乐盯着糖葫芦口水直流,谢衣一边感慨口水兜没白做,一边无奈地满足这小馋猫。他将糖葫芦细细地一个个从竹签中剔出,再放在小碗中,小碗中盛满红艳艳的糖葫芦,令人食指大动。

奈何小乐无异尚未长出牙齿,即便是再馋也只能望糖葫芦兴叹了,只能张张小嘴,伸出小舌头舔舔糖葫芦外壳包裹着的一层糖。不过只是一层糖,就足以令小家伙眉开眼笑了。

--------------------------------------------------------------------------------------------------------------------------
谢衣:有了这些吃食,今后便不用喝牛奶了C_^

窝会在三章之内让乐乐长大的23333小时候日常写太多感觉都是在灌水,主剧情都么有写_(:зゝ∠)_

《孵蛋》第八章

08抓周

时间飞速而逝,转眼乐无异已满周岁,按民间习俗满周岁的小孩都要进行一项决定一生所向的仪式——抓周。所谓抓周就是由长辈们事先准备好各式各样的物品。比如金钱、纸笔、脂粉等。谢衣是位偃师,是而他准备之物中除寻常必备者外还有个精密小巧的偃甲。

小乐团躺在谢衣怀里,对眼前五花八门的各种物件大为惊奇,想伸手摸摸碰碰却又不愿离开谢衣的怀抱。看着小团子这纠结的小模样,谢衣好笑的摇摇头,决定帮他一把。他托起小团子的小屁股,轻轻地将他放在事先准备好的大圆桌上。 突然离了温暖的怀抱,小乐乐不高兴了,他转过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谢衣,小脸也气鼓鼓的,似乎在控诉眼前这人的“始乱终弃”。

“无异乖,眼前这些你可以抓一样,你最想要什么,就去抓什么,抓住了我就送给你”谢衣轻声哄道,小无异这才收起气鼓鼓的小脸,仔细打量起眼前的物件来。 谢衣虽然平时深居简出,但“家底”却是不少。桌上供抓周之物皆是精致非常,看得出准备者所花的心思。

盯了一会儿,小无异似乎下定了决心,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却是一转身抓住了谢衣戴着指套的右手。。。

“无异,没有喜欢的东西吗?再仔细看看”谢衣不疑有他,只是柔声问道,试图将手指从乐无异的小手中抽出,但是小无异似乎吃定了眼前人,就是不愿意撒手。

谢衣只好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又好脾气的劝小乐乐在这大圆桌上选一样。攥紧了谢衣的手,小无异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桌面上,开始了挑选。

眼前的纸笔还有五颜六色的各式脂粉,以及金灿灿的钱币这些都没有引起小家伙的注意,反而一眼相中了圆桌边缘摆着的小型偃甲鸟。

只见他左手紧紧拉着谢衣的右手,又伸出另一只手指了指一旁的偃甲鸟,再抬头望着谢衣,开口道“谢啵啵,要”。

谢衣扶额,小乐无异不知是因为偃甲生命的原因还是什么,成长速度非常快,经过他一段时间的“调教”也能说出几个字来,只不过因为牙齿没长齐的原因说话漏风口齿不清。好好一个“谢伯伯”被他这样叫出来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至于称谓,当初乐无异刚学会说话叫他的那个字让他记忆犹新,费了老大劲(威逼利诱软硬兼施)才纠正过来,啵啵就啵啵吧。 ‌

顺着乐无异的视线望去,赫然是他一时兴起放进去的小型洗碗偃甲,他暗暗有点惊奇,寻常小孩皆更青睐光彩夺目之物,自家小团子却不一样,偏喜欢这暗灰色木制品,莫不是他明白此物妙处?

乐无异是偃甲蛋所孵,也许真是天生为偃甲所生也不一定,若他真对偃术有与生俱来的兴趣和天赋,也不是不可能。这样想着,他仿佛看见了一个未来的大偃师。。。

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谢衣回过神来才发现指尖传来一阵湿意,低头一看才发现他心中的“未来大偃师”小乐团嘴角滴答滴答,直滴落到指套上流到指尖。。。这样下去估计做偃甲也用不着连金泥了,口水糊住就够了(大雾)看来给小家伙做个口水兜的计划得提上日程了==

………………………………………………………………………

关于小乐乐吃饭问题,目前小乐乐太小,喝的是牛奶,吃饭问题等再长大些再说吧23333谢伯伯热牛奶还是会哒

《孵蛋》第七章

07亲亲抱抱并没有举高高

谢衣刚抬脚就感觉到脚下传来一阵拉扯,一低头,原来是刚穿好小衣服的小家伙。他双手抱住了谢衣的腿,但是由于身子不够高,这经典“抱大腿”的姿势也只能堪堪抱住谢衣的小腿。

谢衣穿着惯常穿的白色衣袍,这套衣服衣摆很长,款式略显繁复,乐无异小小的身子紧紧贴在谢衣的腿上,脸也埋在宽大的衣摆里。

见谢衣视线下移到他身上,他这才小心翼翼地往外挪了挪,露出一颗竖着呆毛的小脑袋来,大眼睛对着谢衣眨巴眨巴,闪耀着希冀的光。

“这粘人的小家伙,准是又要抱抱了”,谢衣暗自摇头,但还是顺着这小家伙的意蹲下,伸出双手把这软萌的小团子抱在臂弯里。

小团子如愿以偿地窝在了他怀里,笑得眉眼弯弯。谢衣看得心痒痒的,这是一股突如其来的痒意,惹得他觉得必须做些什么,才能消除这痒。于是他凑近怀里小团子的小脸儿,轻轻地捏了捏他秀气的小鼻子。

小乐团看着谢衣凑近欲捏他鼻子的脸,一时愣住了,连小鼻子被捏了也没反应,只是愣愣的大睁着眼睛,渐渐地,小脸却越来越红,嘴角还疑似流出了不明物体。谢衣...

这是...?...口水?好像只顾着给小家伙准备衣服,忘了小孩子还会不知不觉地流口水的生理习性了,看来还得再做几个口水兜。越来越向十项全能奶爸靠近的谢衣在内心暗自下了决定。

某流着口水的小痴汉并不懂谢衣心里的百转千回,只是愣愣地盯着眼前白晃晃的脸。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不知道什么味道,好想吃。这样想着,他也这样做了,张大嘴“啊呜”一口咬在了谢衣的右脸上...

好在小家伙才孵出来不久,并未长出牙齿,这一咬并不会疼,但是对于谢衣来说,小乐团香香软软的,嘴巴更甚,带着些许力道啃在他脸上,唇部直接撞在上面,
让他之前渐消的痒意又雨后春笋似得冒了出来,而且直接从心里扩散到了脸上。

小家伙咬完后,也无其他动作,就像被定身法定住一般停在谢衣脸上,既不离开也不继续。如果细细一眼还会发现,这小家伙之前微红的脸已经变得像火烧云一样了。

这“亲”人的比被“亲”的还胆小╮(╯▽╰)╭
--------------------------------------------------------------------------------------------------------------------------
1、师父你还是不懂啊,无异小天使只对着你流口水啊~
师父的脸杀伤力max,比如:
呜呜呜,师父是坏人,无异不喜欢师父了【欲跑走】
【抓住】无异,看着我,听我说,我。。。【凑近】
【晕乎乎】(¯﹃¯)师,师父真好看(¯﹃¯)(¯﹃¯)
这个看着谢衣的脸就流口水的毛病是好不了了╮(╯▽╰)╭
2、小无异这是有色心没色胆啊,还得靠师父父~

《孵蛋》第六章

06偃甲蛋的来历

昨夜累坏了,这回谢衣没能像往日一样起个大早。太阳照在木床上,暖洋洋的,谢衣缓缓睁开眼睛,眼睛一时还适应不了强光,视界不甚清晰,他迷迷糊糊地用手擦了擦,入眼则是一个小小的粉粉的...拳头。

昨夜小家伙本来缩在他胸前,小小软软的身体无意识地直往唯一的热源——他的怀里钻,但是睡了不一会儿,这小家伙又开始不老实起来,愣是在变换了好几个姿势之后八爪鱼似的扒在他身上,把毛茸茸的头埋在他的颈间,手还搭在了他的脸上。

谢衣想轻手轻脚地把他的小手放下,瞧他睡得正香,又不愿意吵醒他。但没想到这小团子人小小的,力气却挺大,他拉了好久还没拉开,只好无奈地又陪着他小睡了一小会儿。

这次睡醒,却被某团子放大的大眼睛和笑容糊了一脸。小家伙和他的脸凑得极近,鼻尖碰着鼻尖。仔细一看,他正双眼发亮地盯着自己,小脸红扑扑的,咧嘴笑的欢实,嘴角还挂着不明液体。

小家伙似乎把他的脸当成了新玩具,一会儿捏捏一会儿揉揉的玩得开心,见他睁眼也没停下来。谢衣的脸被这小捣蛋揉得发红,无奈只好伸出大掌包住他肆虐的小手,再给这多动症儿童穿上小衣服。

按说刚出生的小婴儿理应喝母乳,若是没有母乳,新鲜的牛奶也可以,可这小家伙显然不是常人,从昨日出壳开始便没有喊过饿,也不似寻常婴儿会尿床之类,像有先天灵智一般。

那么这小家伙的能量来源是什么,按这小家伙对自己的黏糊程度和种种行为来看,能量的唯一来源便是自己无疑了。结合叶海所说,这偃甲生命应该可以感知到人的情绪与情感。。。

谢衣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忽然视线触及桌上的偃甲蛋壳,暗想:或许可以从偃甲蛋中找到答案。昨日一整天被小团子闹得筋疲力尽,来不及研究那偃甲蛋,只是匆匆收起。

他从托盘中拿出偃甲壳,拿出自制的放大镜反复研究了许久,发现这偃甲蛋虽然外形跟寻常偃甲蛋类似,但是内部却均是由上等偃甲材料所造,而且构造极其精妙。

这些偃甲材料皆非凡品,而且种类数量庞大,非寻常人物所能集齐,必定非富即贵,或者两者皆是;从偃甲蛋精密的内部构造来看,造这偃甲蛋的人必是技术高超的大偃师。

小小一个偃甲蛋内部遍布着微型的导灵栓、灵力增倍仪、五行聚灵阵等,形成一个巨大的能量供应和感应系统,这应该是用于帮助小家伙吸收能量来源的,而自己多日来的抚摸拥抱等就是他孵出来的契机了。

虽然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但谢衣还是觉得匪夷所思。以他人的接触和情感为能量源,这在他有生之年闻所未闻,至于孵化过程中的种种迹象和小家伙孵化后的种种行为,似乎也并不全能解释,或许只能等他长大了。而如今,就权且将他当普通婴孩养着吧。那使用说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

作者有话: 师父父不必担心 养大了乐乐他会告诉你哒

今天先放五章,一天放五章我就有时间存稿结尾了嘿嘿嘿

《孵蛋》第五章

05磨人的小妖精

刚开始洗澡的小乐团特别乖,只是四处张望着,不哭也不闹,但是他注意到眼前这个正在帮他洗澡的人时,麻烦就来了。
他先是一把抓住谢衣拿着棉布的手,然后像是发现好吃的东西似得咬了上去,再伸出小小的舌尖舔舔,这样的动作使谢衣登时僵硬了身子。

虽然刚出生的小团子并没有长牙,咬在他手上并无疼痛,但是这小家伙又咬又舔的架势还是惹得多年未与人亲近过的他尴尬不已,偏生这小家伙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让谢衣一丝气也生不出来。

费力地把手从小团子嘴里抢救出来,小家伙见到嘴的“肥肉”不见了,甚是恼怒,竟扁了扁嘴,大眼睛蒙上一层水雾,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

谢衣见状立马把左手伸过去给他,然后用右手继续给他擦身子。到底是小孩子,真拿他没办法,也罢,就让他咬个尽兴吧,他暗叹。

“肥肉”失而复得,乐团子裂开嘴高兴地笑起来,继续舔咬大业,不一会儿,谢衣的左手就被这小家伙糊得全是口水。

又啃又舔了好一会儿,小家伙才意犹未尽地放过了谢衣的手,谢衣抽回手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这小家伙又找到了新的娱乐——打水仗。他两条白白胖胖的藕臂不断地拍打着水面,水大多都溅到了谢衣的身上,见到谢衣被他浇成了“落汤鸡”,这没心没肺的小家伙还“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浴室都是四溅的水,谢衣自己身上也全是水,好不容易倒腾着给这小家伙洗完澡,然后抱起他,将这爱捣乱的小团子放到自制的小木车上,小木车下面以及四周垫着厚厚的丝绒,上面有防止婴儿爬出来的小机关。

好不容易做好这些,他便换了身干爽点的衣服沐浴去了。至于为何不与小无异一同洗澡,抱歉,穿着衣服都闹成这副模样,脱了衣服还不知道这小家伙会出什么花招,弄出什么幺蛾子来┑(CД-)┍

小无异一离开他的掌心就哭闹起来,在他沐浴期间更甚。所以他不敢耽搁,只是草草地洗了个澡,以最快的速度走出来。

小无异坐在婴儿床上,虽然在一看到谢衣时就停止了哭闹,但眼睛里还挂着未干的泪滴,一鼻子还一抽一抽的,头上的呆毛也蔫蔫的,看着好不可怜。

谢衣只好轻轻地将这粘人的小团子抱在怀里,轻轻地摸着他的头,轻声哄着他。小家伙闹了一天也闹累了,不一会儿就在谢衣怀里睡着了。

看着小家伙天真无邪的睡颜,鬼使神差的,谢衣在他脸上浅浅的亲了一下。那动作很轻,不足以惊扰小无异,他依旧睡得香甜,只是无意识的咂咂嘴,似沉浸于美梦之中,又翻了翻身子,将小脸儿埋在谢衣怀里蹭蹭。

谢衣小心翼翼地把小无异抱到婴儿床上,给他盖上小被子,便在旁边的大床上躺下,他也忙活了一整天,所以很快便入睡了。

小家伙半夜醒来,照例摸摸,却没有摸到温暖的怀抱,而是冰冷的被窝。他有点愣神,似乎在思索现下的状况。当认清这确实不是他熟悉的被窝熟悉的怀抱时,他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

刚爬起来还有点晕,没走两步就又倒了回去,砸在了谢衣精心垫的厚厚的被褥上。疼是不疼,只是有点晕。他揉揉眼睛,试图看得更清楚些,四周黑漆漆的,月光从窗台上照进来,依稀可以看见不远处躺着的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他再次爬起来,试图朝着大床的方向迈进,但是谢衣设计的偃甲木床,四周都有小机关,可以防止小孩子爬出或者睡姿不好摔在地上。他努力伸长小手臂,却连大床的床边都挨不到,小木床和大木床之间仿佛隔了一条银河系那么远,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无法越过这高高的壁垒。终于,他开始害怕了,嘴一瘪,哇的一声,哭了。

谢衣便是被这哭闹声吵醒的。见小无异哭花了小脸,眼泪不要钱的往外流,心软的一塌糊涂。下床来到小木床旁边,小无异见到他便伸出两条小胖藕臂,说声“抱抱”,这软软糯糯的声音让谢衣心软的一塌糊涂。只好替他擦干了眼泪,将小团子抱在怀里,在大床上睡了。
小家伙埋在谢衣怀里,满意的睡着了。

----------------------------------------------------------------

谢奶爸今天也在很努力地带孩子呢~
小无异:要师父父抱着才能睡着~
心累的谢衣:费尽心思做的婴儿床好像派不上用场了,唉,愁人~
这小家伙真是甜蜜的负担,磨人的小妖精啊~

《孵蛋》第四章

04乐蛋破壳啦

谢衣生性爱静,常年居住于静水湖,湖中岛上均布有结界。湖中结界会削减外来者灵力,并致使许多法术失效——譬如传送术便会失灵。房子的整体设计以竹木机关为主,除浑天仪和一些便利生活的小机关之外,整个建筑并无其他大型可动装置。他的日常生活很简单,偃术基本上占据了他生活的全部。不过自从某人寄了个偃甲蛋来后就变成了偃术+偃甲蛋。

工作的时候,谢衣在偃甲房做偃甲,偃甲蛋便立在一臂之远的蛋托,他伸手可触的地方,以便他随时摸摸,或者拿过来抱在怀里给它取暖;闲暇的时候,他便时刻抱着偃甲蛋研究,不过由于偃甲蛋表面不透明,他也不可能直接敲开来看,他试过放大镜、灯光照射也没得出什么结论来;洗澡的时候就干脆一起洗了,谢衣泡在桃源仙居的温泉里,偃甲蛋就浮在水面上,顺带给偃甲蛋擦擦身子表面,他给偃甲蛋设计的蛋托是水陆两用型,飘在水里完全无压力;睡觉也是日日抱着睡,谢衣睡觉很老实,极少翻来滚去,因此不必担心会压到偃甲蛋,况且偃甲蛋表面材质颇为坚硬,并不像易碎物品。

这样又过去了第四天,夜幕再次降临这个静谧的居所。谢衣再看的时候,无甚动静的偃甲蛋终于有了不同。偃甲蛋表面的壳慢慢变得透亮起来,他将偃甲灯点亮了,小心地将偃甲蛋掇起来,照着灯光看。他能看见半透明色的外壳里包裹着一个小小的身体。身体是水一样的透明,镶着两颗褐色的,大大的眼睛,像只小妖精。

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晚上谢衣都要点着灯抱着偃甲蛋观察一会儿,偃甲蛋里半透明的小生命慢慢长实慢慢长大,待他长到一定大小的时候,谢衣可以确定这是个可爱的人类小男孩了。他大概推算了下其身量和破壳时间,就开始了繁杂的准备工作。

为了迎接这个小生命,谢衣可谓做足了准备工作,他先是亲自跑去附近村庄里细细询问了迎接新生儿该做的准备,附近村民们多年来受了他诸多恩惠,正愁无以为报,便将注意事项及所需物品让当地代写书信的先生详细写在纸上,并将她们所能准备的都替谢衣准备了,比如自家小孩小时候穿过的衣物等。

一切准备就绪后,众人又问起谢衣是否需要接生婆,接生婆...一个蛋要怎么接生...谢衣大囧,只好称接生婆早已请好。“谢大师的娘子好福气,有个这么心思细腻的相公。”听着人们的交口称赞,谢衣无言以对只得道谢后尽快回去。

谢衣提着大包小包东西回到静水湖,便按照纸上提示,准备了软软的对婴儿无刺激的棉布(给婴儿擦拭身体)、婴儿车、婴儿床等。另外,他还亲自给小家伙做了几身小衣服,虽然村民们都有送自家小孩穿的衣服给她,但是一想起偃甲蛋表面的彩绘,他突然有了想法,心随意动,便按照彩绘做了一套宝蓝色镶金边的小衣服。
又过了一个月,偃甲蛋又开始出现了变化,蛋里的小生命又长大了不少,他在小球里小心翼翼地伸展着手脚,试图撑破那层厚厚的偃甲壳。偃甲壳随着他的伸展而变形,东突出一块西突出一块的。但是它的力气却不够大,无论偃甲壳形状怎么变化, 它的表面仍是坚固如初,连一丝可供钻出的缝隙也无。

小家伙沮丧了一会儿,就又重新振奋起了精神,开始有些恼火地左踢右蹬。那颗不倒翁一样形状的偃甲蛋就在谢衣事先铺好的棉布下滚来滚去,然后“啪”地一下撞到了旁边的墙上,磕出了一条丝线般大小的缝。

这条裂缝正好给了它出去的希望,它想到了个绝妙的主意。它慢慢地挪到了缝隙旁边,沿着那条裂缝不断地敲击,待缝隙变大的时候又往旁边施力。这么敲了好一会儿,偃甲蛋的缝隙终于越裂越多越裂越大...一刻钟左右时间过去后,它把偃甲蛋敲击出了一圈缝隙,再奋力一撑,终于把偃甲蛋对半撑开了。

柔和的月光照了进来,小家伙还是第一次看见外面的世界,呼吸到新鲜空气,它在偃甲蛋里坐了一小会儿,才开始缓缓地站起了身,试图爬出这个地方,奔向外面的世界。

从小家伙开始有动静的时候,谢衣就一直在旁边注视着,眼睛一动不动,手里还紧紧捏着偃甲工具。他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惊扰了它的蜕变。从偃甲蛋开始变换着形状,到偃甲蛋磕到墙上咔嚓一声裂开了缝隙,再到偃甲蛋里发出从里而外的敲击声,慢慢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直到最后蛋完全裂开,一只...不,是一个小婴儿试图从蛋里爬出...这一整个过程他都没敢动,即使是蛋磕到墙上他也没出手帮忙,世事皆自有定数,若施以外力干扰,恐无益反害。

看着聪明的小家伙赢了这场同蛋壳的斗争,准备爬出来的时候,即使蛋下面垫着柔软舒适的棉布,他还是立马扔掉了手中的偃甲工具,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擦了手,再伸出双手将小生命稳稳地接在了掌心里。这是第一次,沉静如水的谢衣有急切如毛头小子的时候,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猛烈心跳的感觉。

小团子从一个硬硬的封闭的地方到温热柔软的掌心,一下子还有点懵,他原地坐了一小会儿才慢慢地抬起头来,望向手掌的主人...刚出生的小生命还不及拳头大小,身体软软的,温温热热的。许是在蛋里呆了许久刚获新生的缘故,他身上的肌肤白到透明,嫩得可以掐出水来。他的眼睛是充满异域风的褐色(这倒是满符合捐毒特色,谢衣想),睫毛出奇的长且密,五官精致喜人。

谢衣掌心里捧着它,和他四目相对,一刹那间仿佛被摄去了魂魄。被这样的小家伙望着,他忽然变得无措起来,他终于可以理解有些父母的想法了。这么个可爱又脆弱的生命,就这样坐在他掌心里,确实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谢衣拿出早先准备好的热水还有棉布,小心翼翼地给小东西洗着“新生澡”。小家伙刚出生,出奇的乖,不哭也不闹,只是大睁着眼睛好奇地四处瞧。四处转动着又对上了旁边替他擦澡的某人。对上这双褐色的大眼睛,谢衣感觉这辈子算是白活了,这小东西怎么可以,这么,这么可爱!尤其是四目相对时小家伙慢慢绽放的笑颜,仿佛世界都亮了,所有雾霾所有烦心事都能烟消云散。

----------------------------------------------------------------

小剧场(非事实纯脑补):
谢衣大大听说蛋是要在肚子下孵出来的
于是他买了一只鸡
但是鸡不认识偃甲蛋
差点把偃甲蛋啄坏
于是他又买了一只出奇温顺的鸡
这回倒是没啄
只不过是孵了一天偃甲蛋越孵越冰冷罢了
他忘了偃甲蛋只有在他手里才能保暖了
又不能让其他人来,毕竟事关重大
于是
第二天
偃甲蛋躺在了谢大大圆滚滚的肚子上
胖胖的肚子正好孵蛋嘛~(被打

----------------------------------------------------------------

补充说明:
关于桃源仙居的温泉,之前肥花花妹纸说的那个画面好赞啊好想实现啊,浴缸不够大啊怎么办,反正桃源仙居图也是谢大大给的,干脆这次让他自己打开了用吧orz

----------------------------------------------------------------

再补一小段:
谢衣再次见到传信偃甲鸟是在乐蛋破壳后第二天(这小子时间抓得还挺准),送给叶海的无数封信终于有了回信,不知道这家伙又上哪游历(lang)去了,好在自己磕磕绊绊地总算是把蛋孵出来了。这回只有一封信,信上只有一句话,“孩子名叫乐无异。”嗯,一句话,没有其他任何东西。谢衣翻来覆去看了好久,差点就想把信泡在水里或者拿火烧一烧看看有没有多余字迹了!
以下为咆哮版谢掰掰的心理活动:
什么就孩子名叫乐无异!
我问你叫啥名了吗!
问那么多就回了这么一句!
还是风牛马不相及的!
还能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友谊的小船翻了!
况且叫啥名我自己不能取吗?
四不四想打架!
挠死你哦!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反正,乐蛋就还是叫乐无异啦,小名可以叫啥啊,乐团?乐团团?乐乐?
终于粗长了一次有木有(内牛满面

《孵蛋》第三章

03孵蛋日常之出游

天刚破晓,淡青色的天空还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此时的谢衣已徐徐转醒。他一向惯于早起,再加上心里有事,便更加无法久眠。抱衾而起,却在怀中摸到一枚滑溜溜圆滚滚暖融融的......蛋?

大约是昨夜疲累过甚,顺手抱着偃甲蛋便入眠了罢。许是在自己怀里躺了一整夜的缘故,小家伙还在微微地散发着丝丝暖气,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多了个“暖炉”的功能,这样的事实让谢衣有点哭笑不得。不过想来夜间寒冷,偃甲蛋又无它法可以取暖...势必要时时日日抱着了。好在偃甲蛋个头小小,放在怀中也无妨,可若是长大了......那便长大再说罢。

洗漱完毕,用完早膳,谢衣便带着偃甲蛋出门了。他计划今日回朗德看看,今年冬日颇为寒冷,即使是放了诸多取暖设置的静水湖,外围也不时地透进来阵阵寒气。不知村民们怎么样了?那些水利偃甲运行得是否顺畅?自己这时过去,说不定还能帮点小忙。

谢衣居于朗德左近,距朗德也不过一刻钟的路程,加之他所愿不过传承偃术,倾己力让世人过得更好,因此帮朗德村民们做过各式各样的偃甲,其中就包括灌溉农田的水利偃甲。

因为起的甚早的缘故,谢衣到达朗德时天还微微亮,薄雾还未散去,整个寨子若隐若现,几声清脆的鸡鸣不时响起,安静中透着活力。朗德的村民们勤劳质朴,一般鸡鸣过几声便有人陆续起床了。纵横交错的乡间小路上,已经有人扛着农具陆续走过;层层叠叠的梯田里,也早有人开始了新一天的劳作。

几个眼尖的远远瞧见了谢衣,便放下手头工作大声地向谢衣打着招呼“谢大师早啊,今天来得可真早啊,多日不见,我们大伙儿都很想您呢”谢衣一一回了村民们热情的问候,又细细询问了村里近况。据村民们描述,今年冬天虽然严寒,但是较前几年温度相差并不大,尚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况且村里早已铺上了地龙,因此并不觉得十分寒冷......

谢衣向村民道别时,再三谢绝了村民们送他的好意,他抱着偃甲蛋正准备登上水行偃甲,却还是被一路追来的村民塞了一篮子......鸡蛋......“谢大师,寻常物品你可以拒绝,但是看您这一路都抱着枚鸡蛋,想必是十分喜爱鸡蛋,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您就收下吧。”

谢衣看看静静躺在自己怀里的偃甲蛋,又看看被强塞进手里的一篮子鸡蛋,也不知作何解释了。 夜幕来临,谢衣安置好那一篮子鸡蛋,又“伺候”着偃甲蛋洗了回澡。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这回诸事都很顺利,不似昨日那般手忙脚乱,只是偃甲蛋这“害羞”的毛病依旧没改。

忙完所有琐事,他躺在床上,手心里捧着偃甲蛋。陷入了沉思......偃甲蛋除了有时会动一动,温度会变化外,毫无动静,并无破壳而出的迹象,从外部也丝毫窥不见内里。不知里面孕育着的是何种生命?是蛇虫鼠蚁抑或者是和偃甲蛋外观一般无二的人类?若是人类,那会是男孩还是女孩?

仔细瞧这偃甲蛋的外观,褐色的大眼睛,头顶还有根呆毛,倒是十分的可爱。他远遁世外,与这些故交久疏音讯,接触的大多是传播偃术时认识的普通村民,唯一还有往来的好友便是叶海。从这两天的相处可以看出,这偃甲蛋确是至灵至性之物,相信经过一番交流,这偃甲生命也会成为他的至交好友的......吧

作者有话:
1、村民们然并分不清鸡蛋和偃甲蛋的区别23333他们大概把偃甲蛋看成了画着花纹的鸡蛋了~
2、村民:谢大师整天抱着个蛋还时不时的摸一摸,一定是特别喜欢蛋!
乐蛋:口胡,师父明明是因为喜欢我才喜欢蛋的!不,师父是喜欢我不是喜欢蛋╭(╯^╰)╮
3、师父父加油,蛋孵出来就是你的小徒弟啦,他长得比蛋好看多啦(大雾